从青楼走出的画魂潘玉良:暮年思乡的她放弃回国,背后原因辛酸

说起妓女,估计大家脑子里想起的不是那些满腹诗书的薄命红颜,就是犹如花瓶的白莲花,这想法实在太过片面。潘玉良便不是如此,她其貌不扬,只靠着一根画笔便完成人生逆转。 她人生坎坷,一岁丧父,八岁母亲也离开人世,到了十四岁更被财迷心窍的舅舅卖进了妓院,做了雏妓。 其实旧社会的妓女大多不为钱不为利,出卖身体只求能够活下去,有些时候被家中无良长辈变卖,她们自己都没有选择权,身不由己,并不能因此而诋毁诽谤什么,潘玉良这种卖艺不卖身的高洁在当时已然非常难得。 潘的困苦生活结束于一场邂逅,与潘赞化的邂逅。17岁时她在青楼结识芜湖海关监督潘赞化,潘被小姑娘人格魅力打动,不顾外界闲言碎语花钱将她赎出,纳了她做小妾。 潘赞化何许人也,在那个年代也算得上一个少年英豪,曾参加过同盟会,后又追随蔡锷将军参加过讨袁活动,在文化艺术方面也有爱好,从流传下来的照片来看,活脱脱一个翩翩君子。 玉良本家姓陈,嫁与潘赞化后便冠以夫姓,叫了潘玉良。 潘赞化婚后并没有把玉良关在家中,反而鼓励她发展自己的兴趣,手把手教她读书写字,见玉良喜欢绘画,他便找朋友托关系让玉良进入上海美专,承担她的学费生活费,全然不在意玉良在外抛头露面。 玉良绘画进步惊人,在西方绘画盛行的时代她主动打破中国传统思想禁锢,与同学画起人体之美,引起一片哗然。潘赞化却没有多想,他十分理解绘画艺术,这在当时的男性之中实在是非常难得。 学校老师深感玉良画技精湛,建议其出国深造,潘赞化便又托关系为其搞到去法国留学的机会,亲手将爱人送往海外。玉良这一去便是八年,这八年间二人以书信传情,未曾有机会见面。 后潘玉良留学归来,收到各类大学艺术系的聘书,登上了大学讲堂。但她的出身背景却一直被人拿来做攻击她的靶子,许多人嫉妒嘲讽,对她的作品评价永远离不开青楼妓女这一档子事。潘赞化大夫人也借此机会对玉良大肆攻击,她无法忍受这种侮辱压力,扭头又去了法国。 这一去便是四十多年,也是她与祖国的最后一面。玉良虽出身青楼,但她的精神自尊却比一些女性要高得多,在面对非议之时她并不屑于多做回应,之所以离开祖国也是为了不给丈夫增添压力。 到法国后,玉良便孤身一人在巴黎继续研究中西画,同时以卖画维持生计。但法国也不是一个和平的国度,二战爆发后法国受到猛烈进攻,玉良辛辛苦苦开办的画室在炮火之中化为灰烬。 没了生活来源又居无定所,玉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还好天无绝人之路,此时又一个男人王守义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。 王被她的艺术打动,对其慷慨解囊,支持着她继续自己的创作。王还投资玉良开办了新的画室,以投资商的名义支援着她的事业。 玉良在巴黎一呆就是几十年,她也不是没有想过回国,只是她的自尊让她更想等一份丈夫的请求。 可惜,潘赞化的消息几十年都没有传来,直到他去世两年后玉良才得知其逝世消息。当时时局动荡,国内混乱,潘赞化被打成右派加以批斗,贫病交加,没过多久就去时。他在生前曾给玉良去信,暗示她不宜回国,只可惜当时中法没有建交,玉良一直没能收到这封信。 参考文献: [1]石楠,《一代画魂》,时代文艺出版社,2006 [2]伊戈,《潘玉良传》,成都时代出版社,2003

    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06599465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    分享本页
    返回顶部